博客動態

clients

【百年金融】從"炒金客"到金融家的上海灘傳奇


作者:SELMA 發表時間:2018-08-07 08:36:46 標籤:分類:

關注我們,每天查收來自華爾街的「快遞」!

導讀

1929年開春後的一天,上海寧波路興仁里弄口,鞭炮聲震耳欲聾。一家新從天津遷來的銀行中國墾業銀行開張了。這家開在石庫門房子裏的銀行貌不驚人,資本卻高達二百五十萬元,而且有一半以上都掌握在同一個人手裏。這個後來在上海灘掀起金融風雲的人,就是《百年金融》今天的故事主角——王伯元。


王伯元是大名鼎鼎的「炒金子大王」,社會上風傳着他發家的種種奇聞。但他的墾業銀行在上海灘開業之後,經營作風卻和傳說中的他判若兩人。這引起上海商民的極大興趣。



1

小學徒平步青雲開金號

1907年的新年正月初五,爆竹聲洋溢着上海大街小巷,正是家家商號開門接財神的日子。河南路上的震豐永金號里,新來了一個滿口蘇州話的小學徒。他穿戴齊整,識字懂禮,經理跑街另眼相看,好像不是窮人家的孩子。店中夥計悄悄議論,他到底是誰呢?後來才隱隱聽說,原來是蘇州恆孚銀樓經理王清芬的長子,叫懷忠,字伯元。因前年碰上個意外風波,父親心灰意懶,才送他到金店學生意,日後好繼承父業。

說起這場風波,真也荒唐好笑。王家本是浙江慈谿人氏。王清芬少年離鄉,在江蘇海門、蘇州一帶經商十餘年,才在蘇州創下了個小康家業,舉家東遷。1893年,小伯元呱呱墜地。他滿懷期望,將來最好能進學中舉,光耀門楣。六歲上,小伯元延師課讀。十二歲,由塾師陪他去應吳縣縣試,前三場都中了。臨末一場複試,老塾師突然害怕起來,擔心會因「冒籍」遭致大禍。死活拉住小伯元不准再考,眼看一個到手的秀才丟了。回家王清芬聽說長嘆了一聲,再也不說二話。隔年就託人介紹他到上海金店學生意。

王伯元有這點來頭,他在震豐永的待遇比別的學徒優厚得多。不要幫老闆做家務,抱孩子,一來就上櫃枱學着接生意。他腦筋靈敏,勤快好學。老賬房一把算盤,在一條路上出名。他在旁細心觀察,勤打勤練,沒有多久,也學到了這一手。

金號靠買賣黃金賺取差價,最緊要的是市場行情。每家金號如何報價,這都屬經營「秘密」。王伯元覺得當顧客面用算盤「噼噼啪啪」一打,難免會泄漏一些底細。於是,就摸索出了一套「心算」訣竅,比珠算還快,被老闆和師長視為「神童」。

他三年滿師後,不久就被吸收為金業公會會員。這一頭銜,當時在同行業中很受人稱羨。因為只有取得這一資格的人,才能受聘為金號經理。23歲那年,王伯元碰到一個機遇,上海涵恆金號經理患病,老闆徐伯熊看中了他,聘他接任。他正想大幹一場,不料僅一二年,徐老闆一病不起,涵恆歇業。他又轉到天昌祥金號當副經理。

這時,歐洲大戰正如火如荼,國際市場波詭雲譎。黃金作為國際間硬通貨,價格漲落一日數變,成為投機家們關心的熱點。王伯元邊為天昌祥經營,邊自己也湊集了少量資本炒賣。當時炒金子,流行的是做「套頭」。就是瞅准金價跌落時,大量盤進;等金價高攀時,就抓緊拋出。低進高出,轉手之間自然獲利豐厚。不過,一旦行情看錯,金價越跌越低,陷進深淵,破產自殺的也時有所聞。

暴利誘人,慘跌讓人生畏。王伯元細心琢磨市場行情,發現一個秘密:金價與外匯價相斥相連,常常互為漲落。實際上,這件事說來也簡單。縱橫捭闔在這兩大戰場的,原來都是一批「弄潮兒」。他們看金子漲,就搶金子。看外匯價錢好,就炒外匯。王伯元靈機一動,來了個雙管齊下,兩種買賣交叉做。金價低於外匯時,他吃進金子,拋出外匯;外匯價低於金價時,他拋出金子,吃進外匯。一進一出,兩頭得利,倒也賺了不少錢。不久,黃金和外匯期貨生意又在上海興起。因國內外形勢風雲萬變,現貨和期貨差價更大,套頭得利愈厚。

不過,要做好這個生意卻不容易,首先要有準確可靠的信息。從此,王伯元和書報結下了不解之緣。他的卧室幾乎成了學者書齋,備有國內外各種報刊。凌晨五點,他床頭一陣電話鈴響,花大錢聘用的在報社做夜班編輯的朋友,通報國內外政治軍事形勢變化和金匯行情。歐洲大戰的每一城堡陷落,國內政局的每一人事變動,他都能及時掌握,並從蛛絲馬跡中感受到對未來市場的衝擊。因此,他白天上場交易,總是胸有成竹。

這時,國內交易所還很幼稚,不論大小買賣靠口頭當場拍定,沒有辦法實行契約和保證金制度。交易人一上場,就須繃緊每一根神經,腦筋稍遲緩一點,盤就被別人搶去。這下,王伯元就用上了他的「心算」絕招。價目牌上剛翻出一個新價,他便快速算出虧盈,搶先拍板。等別人算好,已慢了一拍,只得自嘆不如。

沒有契約和保證金,王伯元也絕對講信譽。即使賠錢,他也毫釐不爽地交割付帳,令眾人服貼。由於信用好,雖然他資本很少,但卻做成了幾筆大生意。德軍在柏林城頭飄起白旗,國內外市場都認為黃金和外匯將大瀉,回歸正常價位。王伯元別具眼光,認為即便瀉,也必然一伏三折。他乘低吸進,回升吐出,幾吐幾吸,在風聲鶴唳的大跌勢中,出人意外地賺了大錢,為他自立門戶開金號奠定了基礎。

1921年新年剛過,上海商界因歐美商品還不及渡洋重來,還有些許祥和之氣,王伯元的裕發永金號開張了。他認為,金價回歸正常以後,隨着各國經濟升溫,通貨膨脹難以遏止,仍會再度上漲。因此,在金價受回歸衝擊繼續下跌時,他突然掉轉槍口做「多頭」。步步下跌,步步補進。這年秋冬之交,上海黃金市場冷到冰點,跌進谷底。他為補空,以個人全部財產向銀行抵押借款,將上海市面存金的相當一部份吸進肚內。

沒有多久,冬去春來。美元首先宣佈調價,國際市場金價陡漲。王伯元大獲全勝,一下子賺了幾百萬銀元,由此得了「金子大王」的雅號。

他發了大財,開了元余、元發錢莊。然後,衣錦還鄉,在祖籍慈谿長石橋廣置田產,修建豪華住宅。在上海,他也購地自建了花園洋房,進出自備汽車,儼然是一副大富翁派頭。但在欣喜若狂之餘,他仍時常惴惴不安。炒金子好比逆海行舟,難免有檣折船傾的一天。他想結束這種一夕數驚的生活,這就萌發了對中國墾業銀行改組投資的念頭。

王伯元曾把此房命名為「貫廬」,又稱「一貫軒」。房屋采西式造型,中、西合璧裝飾,樓下大廳佈置一如十八世紀宮殿陳設,古色古香。房屋的建築面積主屋2300平方米、附屋184平方米,花園面積5421平方米。現由上海市少年兒童圖書館使用。


南京西路962號, 王伯元的住宅


2

炒金客突變為銀行大亨

王伯元接辦改組墾業銀行,雖然他是最大股東,卻甘當老二,只當常務董事兼經理,請出錢業大王秦潤卿做老大,當董事長兼總經理。董事會裏,他也請來了在銀行界頗具德望的徐寄廎、李銘等人。


他這樣做,親友們很為不解,說這不是買了爆竹讓人家放嗎?王伯元微笑不答。一天午後,他齊集家人和金號中重要職員,鄭重其事地告訴大家,他決定日後金子和外匯生意不做了,集中精力辦一家正宗銀行。這時,眾人才若有所悟,他甘居人後,是擔心社會上還抹不掉他「投機家」的印象。

實際上,他請動秦潤卿,真也下了一番功夫。秦潤卿平素經商穩健,人所共知。那日,這位比他年輕了近二十歲的「金子大王」主動登門邀他合作,使他吃了一驚。寒暄了一會兒,秦潤卿問:「依曉得我在福源立的規矩嗎?」王伯元答:「曉得。」「我有三不准:一不准炒黃金外匯,二不准股東和經理隨便宕帳,三不准銀行放款超過自身財力。」緊接着,秦潤卿又講笑話似地補充一句:「儂請我合夥,就要準備銅盆洗手了?」想不到王伯元大笑說:「我已在銅盆里洗過手了,決定把金號生意歇掉。」秦潤卿這才點頭同意。

這樣的兩個人合作主持一家銀行,倒是一件令人頗感興趣的新聞。墾業銀行名為墾業,實際上經營全部商業銀行業務。經秦潤卿出面到南京財政部協商,它還取得了紙幣發行權。開業之日,雖沒有很大的聲勢,卻招來幾家小報攻擊。原來,這些小報消息靈通,聽說它是王伯元開的,紛紛前來打秋風。暗示如給「好處」,他們一道捧場。如不給,就揭揭「投機」老底。王伯元決心讓他們「碰壁」,日後靠穩當做生意創牌子,不和這些滋事之徒攪在一起。

墾業銀行設有儲蓄處、地產部、信託部,在北京、南京、寧波、餘姚等地開設了分支行。儲蓄處擁有專項基金十萬元,辦理儲蓄靈活多樣,面向廣大市民。各分支行不僅設在居民集聚處,且都有儲蓄所向下延伸。上海南市文廟裏,就開了一家。這裏居民多是小商小販,存款零星細碎,營業人員照收不誤,名氣不脛而走。第一年吸收到的存款僅六十萬元,二三年後就達到了七百萬元以上!

王伯元直接掌管墾業的地產部。設立初期,它僅辦理房地產押款業務,代收房租,不直接從事房地產買賣。王伯元把他個人的房地產租金,也交給地產部代收,經營十分穩健。

墾業辦的最成功的是信託部。王伯元和秦潤卿商議,從行中撥出五十萬元專款獨立經營這項業務。部內下設倉庫、保管箱、存放等科。它對上海市郊棉農和紡織廠家抵押貸款多方周濟,很有口碑。當年和市區一江之隔的浦東,入秋是一片白花花的棉田。新棉上市,花行大幅壓價。棉農只得把棉花暫存進倉庫,等棉價稍揚時出售。但這樣一來下一季作物的種子肥料款便沒有了着落。他們只能在場院裏長吁短嘆。王伯元一為扶植他們一把,二為墾業拓寬業務門路,拿出二十萬元聯合恆大紗廠在浦東興建了十餘座倉庫,專門辦理棉農棉花抵押放款。棉農把新棉存進倉庫,銀行以存單貸款。倉庫收取少量租金,貸款利息也低於工商放款。棉農們拍手歡迎,墾業這項業務額每年達到五六十萬元。

王伯元對工廠的放款,也首先考慮它在民族工業中的地位。胡西園辦亞浦耳電器廠,外商壓力重重疊疊,資金捉襟見肘。王伯元幾次承放大額貸款,幫他衝出困境。其他如章華、振華、經緯等紡織廠,他都在危急時撐過一把。

王伯元辦銀行,沒有絲毫的「投機家」的影子,使人耳目一新。他和秦潤卿配合得也十分默契,不生任何糾葛,這讓暗中覬覦者大失所望。一天,墾業銀行門口莫名其妙地排起了一條長龍。路人詢問何事,有人搖着手中墾業紙幣,說它不穩,紙幣將要停兌了。這下,墾業各家營業所都被擠兌者包圍。王伯元知道肯定有人故意造謠。他情急生智,和秦潤卿一起向錢莊和煙紙店朋友求助。登報通告,凡兌現墾業紙幣,不必直接到銀行,各家錢莊和煙紙店都能兌現。一元紙幣兌一塊銀元外,還奉送一枚銅板。這樣,風潮很快壓了下去。

墾業開設在小弄堂里,起初「貌不驚人」。局面打開以後,王伯元在繁華的北京路江西路口,耗資白銀二十萬兩,購地建造了墾業大樓。大樓高達八層,設計別致,裝潢豪華。落成之日,上海各界頭面人物紛紛前來祝賀,墾業的地位更加穩固。銀行喬遷到新樓以後,王伯元接受秦潤卿提議,每月檢查公佈一次銀行發行準備,信譽隆隆日上。幾年光景,墾業票發行額就達到七百五十萬元以上,躋入上海十幾家大銀行行列。

墾業業務發展幾處得手,王伯元決定正式投資房地產業和有價證券。1935年前後,上海「一二八」戰爭創傷稍稍平復,他在虹口歐嘉路、北四川路和黃浦汕頭路等人口稠密地段,投資七十餘萬元,購地四十幾畝,建造了墾業里等一批石庫門弄堂房子出租。由於地段鬧中取靜,房子造價適中,適應一般中等市民居住,造好沒有幾天就全部租出,墾業得益甚厚。

墾業的有價證券投資,王伯元選中了上海電力公司、怡和酒廠、英聯船廠、中國水泥廠、永安紗廠、新星藥廠、建設銀公司、金融日報社等一大批實力較為雄厚的企業股票。加上銀行必須攤銷的各類國家公債,墾業這一投資也高達數百萬元。王伯元從金子大王一變為銀行大亨。




3

守成業,固根基,滲透各業


王伯元擁有墾業半數以上的股本,他還有餘資投資其它各業。有朋友問他:「你既然對銀行這麼有興趣,為什麼不把資金集中到墾業一家?」他詼諧一笑說:「狡兔還要三窟,我何必把資金捆在一起樹大招風?」

他分散投資的第一個目標是房地產,投資的辦法也頗與眾不同。不大張聲勢地組織什麼公司,僅以個人名義經營。在墾業成立之前,上海市西愚園路、靜安寺路還很落鄉,較為荒涼,他一下子用低價吃進地皮四塊五十餘畝。二三年後,上海正式建市,繁華日勝一日。鬧市中心從東面的外灘向西延伸,他在這些地皮上營造了十幾條新式弄堂房子先後出租。這時,這裏地皮價格漲了五六倍。地皮漲,房租也漲,他每月房租收入高達九千元,房地產總值當時就值一百萬美元以上。

他投資墾業得手後,又投資了上海綢業、國泰、中和、通和、乾一、大華、瑞恆等十家中小銀行和公司,他在其中都擔任了董事長或董事。墾業銀行鄰近的幾條小馬路上,它們鱗次櫛比,有如眾星拱月,真讓人不敢小覷他的聲勢。

涉身金融業,自然也要插足保險業。墾業開張後的第二年春天,上海新聞報上登出一家保險公司開業的廣告。人們感興趣的是它的名稱竟叫「天一」。當時,不少店號開張,都要弄個古怪的名字做「噱頭」。「天一」這兩個字卻實在太白了。實際上,它也真出於一個少年的手筆。他就是這家公司董事長王伯元的兒子。王伯元辦保險公司,認為要求業務發達,離不開市民大眾。名稱起得太玄,只會把顧客嚇跑。所以,讀中學的兒子提出這個好識好記的名字,他十分讚賞。此後,天一保險花樣繁多,面對各類保戶,營業大有起色。天一辦好,他又投資了榮華、長城兩家保險公司,在保險業中後來居上。

國貨工業一浪高似一浪。他也很為動心。應朋友邀請,他參加了不少工廠投資。中國紗布、水產、瓷業、絲業四家公司,他都任董事長或董事。他投資企業的目光還伸展向長江沿線內地城市。湖北沙市紗廠、鎮江貽成麵粉廠都在當地聲譽卓卓,他都擁有相當股本。對於家鄉寧波,他更懷着桑梓之情,盡力於市政和工業建設,陸續投資了四明電話、永耀電燈兩家公司和和豐紗廠、永昶銅廠。

王伯元有些投資,完全是興之所致,圖存國粹。箋扇業是中國傳統工藝,洋貨入關後日見衰微。他和書畫大家張大千等人交契很深。他們問他可否扶植一把,他一口應諾,拿出五萬元在南京路開了一爿大吉祥箋扇店。書畫家們的扇面畫作頓時滿堂生輝。

據時人估計,王伯元在這些行業的投資,不下於數百萬元,他的家業日見根深蒂固,在上海商界名望也一時如日中天。

4

愛桑梓,助教育,客逝異鄉


王伯元發跡以後,十分熱衷家鄉公益和教育事業。他回故鄉省親,聽說慈谿長石橋到樟橋河道淤塞,縣中航運受阻,便慷慨解囊,請人疏浚。寧波城裏老江橋多年失修,他主動捐資修復。祖籍長石橋,以前只有老式村塾,他捐資一萬元創立植本小學,吸收鄉間不論貧富的兒童入學。王伯元還買下鄰近荒丘做義塚,收埋那些死無葬身之地的貧苦者。

他在上海捐資復旦大學、南洋中學、蒙藏學校、抗戰遺族學校等教育機構,還設立了伯元獎學金,對高中畢業成績優異者,每學期獎給一百元至三百元不等。先後領取這一獎學金的有近百人之多,其中最著名的有昆蟲學家周堯。

日本侵華戰爭爆發,日軍佔領上海,強迫王伯元接受偽職。他蓄鬚裝病不出,躺在床上抽鴉片,自稱胃疼厲害,每天從半夜到天明都靠它壓痛,實在難以問事。

1948年冬天,他隨長子一同到台灣,後又遷居香港。1954年,他到美國紐約和在聯合國任職的長子同住。旅美期間,他和旅美華僑金融界和書畫界老朋友時相聚晤,自己也潛心於書法藝術。1977年,以84高齡在美國寓所逝世。臨終之時,還念念不忘故土


本文由《我是投資家》誠意推薦,轉載自TechRepublic,由騰訊科技編譯。



《百年金融》是中國第一部全方位多視角記錄一百年來中國金融歷史變遷的紀錄片。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中央電視台等單位聯合出品。龍門資本作為《百年金融》的海外獨家製片方,真誠地邀請您參與到《百年金融》的創作中來!


《百年金融》的詳細介紹,請點此閱讀。


《百年金融》系列主題沙龍

第一期《百年銀行·百年金融》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33601262&ver=1045&signature=-dw0SlcY7MykKwgS0ASa-1rWK8wOHoa2xxM*QdQpH0Q8OFohByFy48ZWt9GlGcVzGCHCP0xmrJIHOZf1Qdq5FT0HSWQffG45tpjvfRqUSUIzLiXQuwpEWMyS8*Y3-iYX&new=1

  • Dr.cink 達特聖克- 美白天后~魔法小白瓶 就是要白 每天 風吹日曬 ...

    美白天后~魔法小白瓶❗ 就是要白❗ 每天✖ 風吹日曬✖ 化妝✖ 色素沈澱就讓小白瓶讓他還原吧❗ ⭕ 『每天騎車的曬斑,緊跟我10幾年,竟然找到救星』 ...


  • 鳥焼き der Vogel‏ @toriyaki0218

    這個防曬霜真的很清爽,比ESTUDE HOUSE好多了 系數又50+++ 等台灣氣溫飆上30度再用Hoshi護膚pic.twitter.com/CPPdXC4gpN


  • 溶脂新\"機\"! 伊索寓言中,北風和太陽比賽,結果是太陽成功的以高熱讓 ...

    2014年7月31日 - 今天有幸參與了新的溶脂機的示範,是美國Cutera 公司的極塑(TruSculpt) 。 與現有的超音波或冷凍溶脂不同,這台機器是利用電磁波來... - 林佩琪- ...